迦陵频伽之恋

无边的迷雾。

年长的狼在跋涉。

沉默不语,只是迈开步伐,在迷雾中,静静地,向前跋涉。

他已经不知旅行了多长时间,他已经忘记了自己走过多少地方。

他已经不在乎,到底摔倒了多少次。再慢慢地,独自地支撑起来,继续前进。

旅途的终点不知在何方,不知何时,那曾经用童稚的眼睛远望过的天涯,已经消失无踪,已经被厚厚的迷雾所掩盖。

心中的森林,那朝气蓬勃的曙光,不知何时,变成了黄昏色的暮光。

然后,无边无际的迷雾,慢慢地渗入了森林里。沉寂的夜色降临了。

无边的迷雾中,狼没有驻足。

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愿意驻足,他只抱着一个念头。哪怕因为这念头已经摔倒过无数次,哪怕因为那念头已经绝望过无数回。

向前走,看看这世界的尽头。

光。

一线阳光。透进了迷雾之中。像是冬夜中温暖的火炉,像是暗夜中引路的灯塔。

狼犹豫了。

那方向,可以走吗?

会不会,又是一次失望?会不会,这次会摔得更痛?

没有诱惑,没有威胁。

那束光,那束阳光,那束透进森林的阳光,只是静静地照了进来。光驱散了路途中的迷雾,照入缺乏光照的森林,露出了鲜绿的气息。

心跳开始加速,狼小心翼翼地向光的来源走去。

他疲劳不堪,动作笨拙,深一脚浅一脚。

他浑身冰冷,吐着白气,一路落下寒霜。

那光,并没有因此消失。

只是静静地,停留在那里,把热量慢慢地透入开始回暖的晨曦森林。

狼的心中开始充满欣喜,他听到了森林中的小溪破冰的声音,他听到了森林中的树木吐芽的声音,他听到了森林中的花朵绽放的声音。

迷雾正在消退,暮光在消失,晨曦正在升起。

他开始狂奔,向着光的方向奔跑,甩掉了冻在身上的冰碴,丢开了粘在身上的泥泞,褪去了暮气沉沉的冬毛。

当小狼跑出迷雾的时候,他站住了。看到那只金色的小鸟正微笑地望着他。

这次你在里面迷路的时间还真长呢。小鸟梳理着自己羽毛说道。

小狼咧嘴笑笑,挠着后脑勺。他不知道自己该说啥好。只剩下一脸的傻笑。威风吹拂过日与月笼罩下的晨曦森林,发出了郁郁苍苍的哗哗声。

他们就这样互相站着,小鸟望着小狼脸上的傻笑。俏皮地撅起了嘴。

你要再不说话,我可要走啦!

她连生气的声音都很可爱……小狼有点晕了。

那……可以……一起走吗?小狼的舌头好像还没从冷冻中恢复过来,半天才挤出这句话。

小鸟做了个鬼脸,展翅飞了起来,小狼眼睁睁地望着她在天空盘旋,一声清亮的长鸣,猛然收起翅膀钻进了晨曦森林里。小狼愣愣地摸着满溢着阳光的胸口。

大笨蛋。里面就传来这么三个字。

之后的旅途,不再独行了,真好。小狼想道。

 

山岭之间

面前是山。

高高的山,山路蜿蜒到山脚,延伸到小狼脚下。

没有什么牢骚,小狼只是抬头看看。

随即,便迈开步子,向上攀登。

山路并不平坦,陡峭而崎岖。路上台阶零零落落,因为雨水而泥泞。

风吹过小狼的耳畔,仿佛在疑惑地盘旋。

为什么呢?为什么你一定要爬山呢?

小狼只是抹掉脸上的汗水,露出一个笑容。

因为,山就在那里啊。

路始终是要一步一步走的,而山就在路上。

所以,要走自己的道路,去看看世界的尽头,翻山不是很正常的嘛。

腿脚已经酸麻,仿佛重量增加了千钧。

呼吸已经急促,仿佛空气燃烧着胸口。

但是小狼没有停顿。

只是攀登。

毫不停息地,迈开步子,沿着山路,向上攀登。

终于,破晓的阳光透过山顶的青松照在小狼的面孔上。小狼站在山顶,满足地深呼吸。舒展着自己的身体。抖动着耳朵和尾巴,甩掉汗水和雾气。

清凉的风迎面吹拂着,松树在风中婆娑,仿佛在为攀登者鼓掌。

祝贺你!你终于登上了山顶!

然而小狼没有欢呼雀跃,只是笑笑。他抬起手,指向前方。

一座更高的山峦,赫然横亘在小狼的面前。

还要继续攀登吗?风轻轻的萦绕。那可是比这座山更难攀登的高峰啊,为什么你一定要爬山呢?

小狼只是抹掉脸上的汗水,露出一个笑容。

因为,山就在那里啊。

空白之森

 
灰白色的空地,平平整整的空白。空地中间是支起来的画板。

小狼来到画板旁边,看到绘师正在聚精会神地作画。

小狼好奇地凑过去看他在画什么,绘师向小狼点点头,继续专注于绘作。

植物,阳光,雨露,森林正在画板上成型。

请问……你在画什么啊?小狼东张西望了一阵子,终于忍不住问道。

森林。绘师回答,他停顿了一下,挠了挠头上的角凝思,然后在画板上加上了一棵小树。

小狼抬起头,望着周围的空白。

可是这里没有森林啊?

有的。绘师舒展了一下翅膀,几片羽毛一样的树叶缓缓飘落,变成了吹过画板的风。

我不明白。

用湖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小狼,绘师向小狼一笑,没有停下手中的画笔。他用笔尖沾了沾身体上的毛茸茸的绿草,在画板上流畅地抹过,于是画板上出现了一条弯弯曲曲的林荫小路。

我绘制的,是未来。

透过绘师飘逸的画笔,小龙看到了每一棵小草会如何钻出地面,每一棵树会怎样挺向天空,每一道小溪会怎样蜿蜒流过,每一滴雨,每一丝风,每一朵花,每一片雪,在森林的曙光和晚霞下轻舞飞扬。

可是你怎么知道一定会有呢?小狼问。未来是不确定的,谁也不能知道明天会遇到什么,很多事情都会改变,你画出来的,不一定就是你希望看到的啊。

绘师只是笑着摇头,画笔始终在画板上辗转腾飞,没有丝毫的凝滞。他的身体散发出芳草的清香气息。

我的未来,由我实现。绘师的每一笔落下的颜色,都从自己的身体上汲取。画板上的森林渐渐充满了生命的气息。

也必然实现,那是由我所有的付出,所构成的未来。伴随着绘师在画板上落上最后一笔,于是光出现了。

画板在柔和的绿光中消失了。周围的空白,仿佛无形的画笔在挥洒,森林瞬间在空白上浮现。和绘师的画板上一模一样的森林。在森林的气息中,小狼扭头寻找绘师,却再也找不到绘师的踪迹。

按住了胸口,小狼感觉晨曦森林正在风中婆娑。森林和森林在共鸣,小狼突然明白了。

轻风在小狼耳边萦绕。

是的,我也在绘制我的未来。我的旅途就像是画笔在画板上涂抹。终有一天,我的未来也会展现在眼前的。

森林的风轻轻地吹起,送着在林荫小路上的小狼走向远方。